優秀都市异能 子墟錦瑟起笔趣-第九十一章 燕錯重傷衙中回看書

子墟錦瑟起
小說推薦子墟錦瑟起子墟锦瑟起
夜声下了床,温柔地将我从床底抱了出来,在我肩膀脖子按了按,我像是死了一遍活过来,费力地喘着气。
“你怎么知道她有寒晶?”
华风少女·中国娘
“小生不是说了吗,闻到的呀。”
“你要找的人,是韩三笑?”
“姑娘应该能闻到小生身上与这寒晶一样的味道吧?那么从一开始,姑娘心里就应该能猜到一些,毕竟这寒晶并不是谁都会有的。他忍下千珠万弦透骨穿肉之痛,摘下两颗寒晶,我以为他拿来治病疗伤,心中无比担忧,没想到他竟是拿来送姑娘用的……”夜声轻喃道。
“这寒晶,真的有你说得这样神奇么?”我不自觉又摸了摸胸前的寒晶。
“神不神奇,姑娘自己不是可以感觉到么?”
我缓不过神来,喃喃整理着这信息量:“原来郑珠宝也有一颗寒晶,她留在绣庄帮我不仅仅是受黎姐姐所托,还因为韩三笑么?可是我完全感觉不到他们有过交情,照你说这寒晶如此珍贵神奇,他决不可能送给一个陌生人……”
夜声怜惜道:“小生并不是想拆穿那姑娘的掩饰。寒池数百年才蕴出少许通透灵性的寒晶,叫那调皮鬼偷走三颗,而今一颗却要殒了,小生着实心疼。”
我不管什么寒晶死不死,我现在满脑子都想知道韩三笑和郑珠宝是怎么回事。两个人藏得相当深,深得这么疑神疑鬼八卦附体的我都毫无查觉。
外面突然响起了说话声,杂乱无章,非常大声,好些人匆匆经过厅房,雨伞在空气里降落,似乎都没人认真去收个伞,只是随意地扔在了地上,一群人往后走去,脚步匆乱着急!
“别先告诉他。”宋令箭的声音飞快飘过。
“出什么事了?”我站了起来。
夜声将软软的纱布塞在了我手里,道:“人多小生不宜出现,姑娘好自为知。”肩膀上的手一松,眼睛重新陷入黑暗——
夜声真的很谨慎,刚才他假扮我的时候可能为了遮盖我这难以伪装的经常流血的红眼,故意系了眼纱遮挡,这样我接下来要露面的话,最好也遮上眼纱,这样他们就会习惯了。
夜声一消失,哗拉轰响的雨声又奇大无比,我被吓了一跳,一出房门,雨声更大,大得我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,我摸摸走走,踢到好多扔在地上的伞——
“不会死。这件事先别跟燕飞说,你也是。”我一转到后廊,就听到宋令箭阴沉沉地在跟谁交代。
“什么事不能跟我说?”我摸着廊柱下了院子,循着声音分辨他们所在的位子,雨点打在我身上,冰冷中带着微痛。
“飞姐,你怎么又四处乱走了?”夏夏过来扶着我。
我问道:“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?发生了什么?我现在就想知道。”
没人敢说。
恶棍公爵的宝贝妹妹
“燕错受了重伤,现在要在这里养伤。”宋令箭道。
“他受伤了?!他怎么会受伤?很严重吗?”“重伤”这两个字从宋令嘴里出来,一定是相当严重了。
“你知道又如何?能帮上什么忙?”宋令箭反问我。
“燕错是我弟弟,他受伤这么大的事情,难道我不该知道么?”我有点生气。
“弟弟又怎样,包藏祸心。”宋令箭烦躁地喘了口气,海漂从屋里出来,喘着气叫了我一声“飞姐”,轻轻叫了声“令”。
“他伤怎么样了?宋令箭,你救救他——”我四处摸着,想找宋令箭。
夏夏小心翼翼地扯了扯我的衣襟,示意我不要再说话。
我已经急坏了,全然不顾:“你救救他——”
郑珠宝忍不住道:“燕姑娘——”
我的心突然冷了冷,握住夏夏拉我衣襟的手,道:“怎么了?你们都想劝我让我不要救燕错吗?”
“不是的飞姐,宋姐姐她——”夏夏解释道。
“燕错是掩藏过你夜游的事情,但他只是想吓我,没有伤害过你,他还救——”我忍住话头,有些失望道,“纵使他再坏,也只坏在我一个人头上。你们为何可以见死不救?”
“你疯够了没有?眼瞎心也瞎了?”宋令箭不耐烦地说了一句。
“令……”平时宋令箭凶我海漂总是会象征性地为我叫句“宋姑娘”气气她,这次没有,反而温柔又心疼地叫了她一句。
“我是瞎子,一个什么帮都忙不上的瞎子,一个连实情都不配知道的瞎子。”我感觉孤立无援,开始自暴自弃。
“那你瞎到死吧,我救不了你。”
我火气一来,顶嘴道:“你从来都是只肯救人半分,我知道,我知道悬壶救世不是你的已任,我们的生死与你何干?”
宋令箭雨声中离去,那么轻,连一个“哼”字都懒得给我,只有拂在我手上的衣袖在告知我她的离开。
海漂叹了口气,拍了拍我的肩,急切地跟着去了。
我头晕眼痛,靠在了门上。
夏夏像是很伤心,轻声道:“飞姐怎可这样说宋姐姐?”
我心寒道:“难道她不是吗?若是她真的有怜悯之心,当年杨员外的千金杨雨雪也不会毁容了,我一直记得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冷心无情,将他们彻夜的哀求拒之门外。对燕错,她何尝不会冷起那样的心肠?”
“纵使宋姐姐对别人无情,但对飞姐却是尽了心力,飞姐这样,未免让人寒心。”
我万念俱灰地摸着滚烫的眼睛,寒晶疯狂吸食着我身上燃起来的烫痛,但我还是忍不住握起了拳头:“你自然是要护着她的。”
夏夏静了静,显得很失望:“若是宋姐姐对你无情,也不必彻夜为你研究医籍寻找解救之法,你吐血病到的那几天,她好几夜都没有睡,反复为你试针,一刻不敢放松你的反应。她每一张简单写出来的方子,都不知道提笔想了多久才能落成,只是飞姐从来不知道而已。你只急着让她救燕错,怎么不认真为她想想,她从衙门一刻不停飞奔回来该有多累,凝神为燕错施完针的手都还在发抖,她知道飞姐你会担心,你肯定会百般求她救燕错,所以她一点都没有犹豫啊。宋姐姐是不屑于解释,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,更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半点常人都应该有的软弱。但我不忍心飞姐你这样责怪她,她与飞姐都是夏夏放在心上的人。飞姐,不管燕错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,你都会原谅他,可是,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你真的这样视而不见吗?”
我脑子一片空白。
从来不会这样认真指责我的夏夏哽咽道:“我去抓药了。”
“夏夏说的,是真的吗?”我问郑珠宝。
郑珠宝轻轻恩了一声,道:“方才宋姑娘的确脸色很差,眼睛布满血丝,像是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所以夏夏与我才不想燕姑娘再多说烦扰她,她疲倦至极,必定也已经竭尽全力了。燕姑娘觉得要怎样的程度才算是尽全力?燕错马上生龙活虎地爬起来又吵又闹才算是吗?”
“你们,是想阻止我别再烦扰她,而不是阻止我求她救燕错……”我眼泪夺眶而出。
“你别哭——哎,夏夏出去太急没带伞,我去给她送伞——你一个人可以吗?”郑珠宝还不忘关心我。
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。
在门口独站了一会儿,我进了燕错房间,顺着墙摸到床边,我听到了他微弱的心跳声,游丝般随时会断的呼吸声——
早上曹南明明说将他从牢里提到了衙院看守,怎么会受伤回来了?是谁下得狠手?是谁要对燕错不利?是杀害金娘的真凶吗?
我伸出手指,慢慢寻找燕错的脸,他的脸好烫!
我猛地缩了回来,又去探,他脸上全是汗水,眉毛紧皱,像是在承受很大的痛苦——
我拿出巾帕为他擦了擦汗,收回来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……
“呃啊——”这时燕错突然痛苦地叫了一声,整个人都弹直了起来!
“燕错,你没事吧燕错?!”我乱了,完全不知道燕错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。
燕错没有回答我,只是神志不清地呢喃着:“痛……我好痛……很痛……”着:“好疼——我好疼——”
他是个倔强的孩子,若不是疼痛入骨,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软弱地痛叫出声的。
“燕错,你不会有事的——”我拼命地伸手去摸,摸到他瘫垂在床侧的手,还有手上冰凉凉的铁扣子。
扼腕扣?我沾了一手的粉尘。
孟无说得天下无双的扼腕扣,生锈了?——
这个神乎奇迹地扼腕扣生锈了,那是不是表明,燕错要死了?……
“这是姑娘的弟弟么?”
“夜声?!”
夜声没走,无声无息地又出现了!我不知道他在哪里,无助道,“夜声,你还在这里太好了!你会变戏法,我求你救救燕错!”
夜声笑道:“小生的戏法不过皂角之泡,一吹就破,若是能救人治病,小生就当大夫去了。”
“那我求你,求你再变次戏法,让我看看燕错怎么样了。”我有点病急乱求医。
夜声的手搭在了我肩上,黑暗中亮光聚成了一个微弱的人形,躺在床上,微弱得几乎要与黑暗一起并灭,我已经有点猜到夜声的戏法的玄机,是通过事物的移动变化而存,燕错的光芒这么微弱,就代表他心跳呼吸都几乎要停止了——
月满千江
我急得眼眶发烫,万念俱灰:“燕错你不能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