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都市小说 一介布衣-第六百零九章 賣慘閲讀

一介布衣
小說推薦一介布衣一介布衣
陆沉敏锐的感知到文帝的语气变化,知晓文帝敲打过后,怕是要开始安抚了。
看破不说破,他当即不吝配合,说道:“微臣身居高位,领监察百官职责,纵使此权为陛下赐予,可却难免惹人嫉恨,有人不想让微臣回到京都来,也是在所难免。好在微臣命硬,没有死在半路,能够苟延残喘,回来再替陛下分忧,实属陛下庇佑,臣方能福运加身,逃过此劫。”
他将能够化险为夷全都归功于文帝庇佑,可话里话外,却分明透着委屈之意,臣给陛下您办事,做这得罪人的督监院院长,在外面九死一生,差点没死了,结果回来非但没有得到陛下您半句夸奖,反而差点落下罪责,臣委屈!
樱花绽开
文帝岂能听不出来,嘴角溢出一丝淡然笑意,说道:“好了,你能够安然归京,是你福大命大,与朕有何相干。”
说着一顿,面露愠色,沉声道:“你为我大齐督监院院长,官居三品,无论手握何等权利,亦皆为朕赐予,允你行使监察之权,是朕对你、对整个督监院的信任,可竟敢有人悬赏你项上人头,分明就是在藐视朕,藐视我大齐!这件事必须要彻查清楚,将背后之人揪出来,否则我大齐威严何在!”
“无行……”
文帝说着对方无行唤了一声。
方无行貌似有何心事,闻声一颤,回过神来,忙是拱手道:“臣在!”
文帝说道:“是谁设下悬赏,欲杀陆爱卿,这件事便交给你责令京兆府尽快破案,一个月内,务必要查出个结果。”
方无行正色道:“微臣领命!”
文帝将目光落回在陆沉身上,和声道:“陆卿,你起来吧。”
“谢陛下。”陆沉拱手一拜,随即便要起身,可忽的“哎呦”一声,面露痛色,差点又跌倒回去。
颜秀眼疾手快,急忙上前将陆沉扶住,问道:“陆大人,你这是?”
文帝也不由皱眉,关心问道:“陆卿,你怎么了?”
陆沉面露勉强笑意,装作没事儿说道:“臣遭遇江湖杀手前赴后继的刺杀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受了点小伤,不妨事。”
颜秀老奸巨猾,岂能瞧不出陆沉大有作秀的成分在里面?眼珠子急转,随即决定帮陆沉一把。
“哎呀,老夫可也听说了,这次陆大人归京委实凶险莫测,连江湖草莽中的头头都出动了,陆院长能够化险为夷,安然返京,委实不易,若受了伤,可得好生疗养才是,莫要坐下病根儿。”
颜秀大惊小怪,满怀担心。
聪明人之间,无须说明,心照不宣,没想到颜秀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帮着自己说话,陆沉默默记下了这个人情。
文帝脸色有些挂不住了,臣子差点死在外面,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回来了,却被他揪住私受贿赂这点小事不放,立下赫赫功劳,却功过相抵,仅不充公脏物便了事,如果传言出去,还不让百官感到心寒?
日后还会有谁豁出去为李氏卖命?
文帝亦是慧眼如炬,岂能看不出陆沉只怕是故意卖惨,不由心下暗怒,臭小子,忒也狡猾,竟敢反将朕一军!
在颜秀的搀扶下,陆沉装模作样地艰难站起身,一脸的大公无私,连连摆手,说道:“不妨事不妨事,被砍了几十剑而已,不过都是皮外伤,算不得什么。我陆沉为大齐官员,为大齐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为陛下尽忠,亦是臣之本分,别说是被砍几十剑了,就算被摘去头颅,亦甘之若饴。”
被砍几十剑……
前世被弟子杀死的魔女,今世要去见被诅咒的弟子
流血也流死了。
众阁老只道陆沉是在卖惨,俱是不以为然。
饶是颜秀有意帮衬陆沉一把,亦是满不相信。
这小陆院长,竟会胡说八道,谁能被砍几十剑不死,可别卖惨卖过了头,适得其反。
他们哪里知道,陆沉说的都是实话,在鋆庭府与李青衣一战,陆沉受伤二十多处,如果不是有楞严神功护体,而后又有赵玄黄突然出现给他喂丹点穴,他可不得流血而死。
瞧陆沉可怜兮兮的模样,文帝便气不打一处来,差点没将手里的玉如意给摔了,强行压抑怒火,沉声道:“好了好了,知你此行劳苦功高,莫要再卖弄,朕体恤你不易,亦知你对朕忠心耿耿,你对朕鞠躬尽瘁,为国肝脑涂地,尽管犯下过错,可若不赏,难免惹人非议……”
说着沉吟片刻,想好如何封赏陆沉,道:“这样吧,朕封你为太子太保,仍领督监院。”
太子太保,从一品,无实权,乃为虚衔。
因文帝只孕育一女,唯一有“希望”册立太子的衡王李道微还因谋逆之罪问斩,故而文帝至今还不曾委任太子三师。
东宫还未册立,这虚衔显得更虚了,但从一品的超高品阶,却是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。
陆沉为齐国开疆拓土,归来更是九死一生,但他本身已是督监院院长,权势在握,无论谁来赏,都不可能再让他的权利愈发壮大,此举对于帝王而言,无异于是养虎为患!
帝王需要的是平衡,所以文帝才被钱谨三言两语,便打消了恢复陆沉侯爵的念头。
乃至于煞费苦心,派人秘密查到陆沉在北齐私受贿赂,以来借题发挥,让陆沉功过相抵,不予封赏。
可谁想到陆沉竟卖起惨来,也是难为了文帝,能在片刻间便想到还有太子太保这等虚衔中的虚衔可以封赏。
其实陆沉没有索要封赏的意思,只是想卖卖惨,让文帝知晓,他这名臣子忠心耿耿,为了皇帝您老人家差点没死在外面,可谁曾想文帝竟扭头便封他太子太保,算是意外之喜。
为臣子者,当知进退。
倘若文帝毫不吝啬,欲要让他的权势再上一层,他必会推辞。
可既然是太子太保这等虚衔,陆沉自然没有什么好推辞的,况且如若执意不受,没准还会令文帝起疑,觉得自己不愿受这等虚衔,是否是觉得这封赏太轻了,自己其实想要更高的权势。
他当即拱手道:“臣受之无愧,却也不敢拒赏,谢陛下隆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