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不能說 林裡遊櫻-第九十一章 治療熱推

不能說
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
没过几天。
周默森、喻朔飞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,来到了熙园。
一进熙园,喻朔飞就大声喊道:“老郗!快出来!”
郗铭真连忙从厨房出来。
“你怎么在那里?”喻朔飞惊讶的问。
郗铭真愣了一下,没直说,只是问:“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“你看,我们请来了谁?”
郗铭真这才看到后面,是一位看上去年纪很大的老人,周默森在旁边扶着他。
“这是默森父亲的师父——冯老师,之前身体不好一直在住院,我们是费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给林颜看病的。”
郗铭真连忙请这位老人在客厅坐下,唤来了何嫂添茶水。
“谢谢您能来。”
喻朔飞问:“林颜呢?”
“她在休息,请你们稍等一下。”郗铭真转身上了二楼叫林颜起来。
冯老师八十有余,但是耳聪目明,见这个林颜从楼上下来的样子,就知道这个姑娘病入膏肓。
“请坐。”冯老师示意她坐在自己旁边。
仔细的端详了面色之后,然后又让她伸出右手手腕把脉,接着又换成左手。
冯老师一脸凝重。
周默森这时才开口:“冯老师,您有什么办法吗?”
冯老师摇摇时候说:“先天不足,后天不行,气血不通,上冷下寒,惊惧忧思,久病成疾。”
林颜听到这些面色没有一点儿改变,还是浅浅一笑。
“谢谢冯老师跑一趟了。”
叶天南 小说
冯老师抬头看着林颜说:“我按照我开的药,按时服用,可保你性命无虞,每周来我这里复查一次。”
这看来就是还有办法,郗铭真惊喜之情溢于言表。林颜可以活下去了,他们可以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了。
郗铭真惊喜的问:“您这是有办法了?”
喻朔飞也很开心,唯独周默森没什么表情。
可是林颜听到后,没有太多的想法:“好的,我会按时服用,谢谢您。”
不多时,周默森就送冯老师走了,喻朔飞还留在这里。
“老郗,今天真的赶得巧了,冯老师最近都在住院,他家里人处于他的身体考虑,都不准他再接病人了。冯老师今天出院,听朋友说这边山脚下的猪蹄好吃才过来的。默森打听到之后,赶忙将冯老师接过来给林颜看病。要不是看在默森父亲的面上,冯老师绝对不会来。”
郗铭真点点头:“谢谢你们。”
喻朔飞看向林颜说:“你知道自己有救了,怎么不见兴奋啊或者惊喜啊?”
林颜只是说:“我开心的,可以和铭真在一起。”
“啧啧啧,铭真。好,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说完,喻朔飞也走了。
第二天,周默森一个人来熙园了。
手里还提着一大包药材。
郗铭真和林颜在院子里面晒太阳。
周默森不想搭理他,只是看着林颜说:“这是一共七小包,是一周的量,每包先泡两小时后再熬,将三大碗水煎成一碗水,然后分成三次,每次饭后服用。”
林颜站了起来,充满感激的说:“谢谢。”
“默森,你等等。”郗铭真叫住了周默森。
但是周默森并不想理他,径直往外走。
林颜小跑几步,拦住了周默森。
“默森,你听我说好吗?”
周默森停下来了。
“铭真他,仅有你和朔飞这两个朋友。我觉得,在他心中,是更看重你的。”
郗铭真在他身后说:“对不起。”
“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,但是我能保证,从今往后,不会这样了,你再相信我一次好吗?”
周默森没有回头。
走之前,说了一个“好”。
郗铭真笑了,他知道周默森还是会站在他身边的。
“铭真。”
林颜叫郗铭真。
“从明天开始,你正常去公司处理事务好吗?”
郗铭真反问林颜:“你不希望我在家吗?”
林颜摇摇头:“不是这样的,你每天在家办公,李助理来回跑得辛苦,你也不能及时知道公司的事情,还不如去公司呢。”
郗铭真不说话,就是没答应。
“你去吧,每天早点回来陪我就好啦!”
“好不好?”
林颜拉着郗铭真的手臂摇晃起来,撅着小嘴,颇有撒娇的意味。
郗铭真抿着嘴唇,透出一点儿弯弯的嘴角。
这样的林颜特别可爱,是郗铭真从来都没见过的。
“好,好,你说的都好。”
郗铭真笑了。
林颜踮起脚尖,在郗铭真的脸颊落下轻轻地一个吻。
然后提着裙子跑开了。
郗铭真一愣,去追逐林颜。
“你现在越来越大胆了啊!”
“你等着。”
“我要亲回来。”
林颜边跑边回头:“你来呀!”
最后郗铭真一把抓住林颜,把她按倒在草坪上。
两个年轻的身体贴在一起,感受着彼此炙热的呼吸。
“你故意的。”
郗铭真伸出食指点点林颜的鼻尖说。
林颜笑着,不看郗铭真,她的脸都红透了。
郗铭真把头埋在林颜脖颈,深吸一口气。
是带着林颜身体特有的味道。
以为他还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,郗铭真翻身躺在林颜旁边。
郗铭真说:“我还没有看过这样的天空呢。”
今天的天很蓝,云很白,风很轻。
“很漂亮。”林颜说。
当郗铭真再次看向林颜的时候,她已经睡着了。
郗铭真将她轻轻的将她抱上楼后,把周默森给的那袋要交给何嫂,并且吩咐何嫂必须盯着林颜一天三次饭后喝药。
林颜之所以要让郗铭真去公司上班,就是不想郗铭真看见她虚弱的样子,就像今天这样,稍微把精神放松下来就已经睡着了。林颜很喜欢现在的日子,每天吃着好吃的饭菜,还能喝到各种不同的奶茶,郗铭真也经常在身边陪着自己,林墨和江暮偶尔也会来看看她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郗铭真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林颜的想法,他觉得只要是林颜愿意的,他也会尊重林颜的想法。
周默森昨天在送冯老师回去的路上,听见老人这样说。
“默森,你也听到了我对那姑娘的诊断吧。”
“冯老师,我听到了,忧思惊惧,久病成疾。”
冯老师叹了一口气说:“你也是从小跟着你父亲学医,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看着面相觉得是个好姑娘。”
周默森看着窗外,良久……